当前位置:
陕西-靖边-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时间:2022-08-04 09:22:20来源:百度百家

2022年7月7日,多家媒体以《村支书权大于法强占林地,伙同村民霸占供水补偿款》为题,报道陕西省靖边县红墩界镇圪洞河村前任村支书吴伟成伙同村民魏华不但强占村民林地、贪污供水补偿款100多万元,且破坏两口水井灌溉设施,镇政府对此事置若罔闻,给村民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后,在社会引起了强烈反响。

村民们纷纷致电反映吴伟成存在的一些违法违纪问题。据村民反映,吴伟成担任村支书的任免程序本身就存在违规问题。吴伟成的户籍和党员关系在其任职前早就迁出了圪洞河村,按照干部任免的要求,吴伟成当年不具备当选村干部的前提条件,但如此明显的问题,镇政府却通过瞒天过海的方式让吴伟成直接当选村支书,吴伟成的任免属于典型“带病”提拔村干部,违背任命程序,违背村民的意愿。2018年吴伟成任职村支书后才把党员关系转回村里。这种插萝卜式的任用方式为以后与村民们的利益冲突埋下了隐患,采取不正当手段上任的村干部,很难让人想象其挖空心思当村干部的动机与目的,任免过程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

前任村支书吴伟成自上任开始,就不断滥用职权、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中饱私囊,违法之事接连不断,肆无忌惮地为自己的亲朋好友谋取不当的福利。在他任职期间的圪洞河村早已乌烟瘴气,村民敢怒不敢言。比如:2018年12月,村民邵某良与吴伟成是亲戚关系,尽管邵某良家境殷实,即不属于贫困家庭,又与乡村振兴规定的五类需要帮扶的家庭没有一点关联,但邵某良因病住院后,吴伟成依然霸道的违法为他套取了临时救助资金。时隔不久,吴伟成对村里真正的贫困户视而不见,为正在服刑的好友党某平申请并办好了低保手续,使其在服刑期间享受了国家的低保待遇,严重践踏法律的尊严,违背了对服刑人员惩戒的初衷。2021年吴伟成及全家户口不在红墩界镇的情况下,利用各种手段分得耕地四十余亩。然吴伟成在政府有私人关系,镇政府对吴伟成是有求必应,致使他顺理成章的办理了一切手续并及时发放了补助款。扶贫资金被随意套用,政府监管形同虚设,村里变成吴伟成的“一言堂”。

2019年经红墩界镇圪洞河村委向上级水利部门申请在圪洞河李家畔沟湾修建一座桥,获批后于当年7月份由县交通局地方道路管理站承包修建。在施工过程中因不掌握地理实况,三次失败。吴伟成在不召开会议的情况下,就随意改变实施方案,将原计划设计桥面(18米*8米*6米)变为(12米*8米*6米),更重要的是随意将建桥出水口提高(2米),致使水位上升,将村民们近百亩基本农田和千余棵树淹没在水中,人为把良田变成夏天是水滩、冬天变冰滩,无法耕种。对失地村民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面对吴伟成如此霸道的作风,村民们多次实名向镇政府、县纪委等相关部门反映吴伟成的违法违纪问题。吴伟成提前得知县纪委要处理自己违法违纪的消息后,为摆平被处理的后果,上蹿下跳四处找关系、走后门,拉拢与自己有联系的干部共同压制举报的主要问题。为防止事件进一步发酵而牵涉出其他更为严重的问题,据说吴伟成花了几十万元后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平安着陆,让正义再一次缺席。这才有了吴伟成连任失败下台后,县纪委对其违法行为不追究,仅给吴伟成一个无关痛痒的党内警告处分,是这些保护伞让吴伟成真正做到了“权大于法、只手遮天”。

2021年12月13日,由于村民连续举报并不断向上级反映吴伟成的违法违纪问题,迫于舆论压力,靖边县纪委监委发布了关于5起干部作风整顿典型案例,特别通报了靖边县红墩界镇圪洞河村原党支部书记吴伟成不正确履行职责的系列违纪问题,包括2018年12月,吴伟成违规为不符合条件的村民邵某良申请了临时救助资金1500元;吴伟成违规为服刑人员党某平违规申请了低保款3900元,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2021年2月,吴伟成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前任村支书吴伟成不光做事霸道,在村里还是“土皇帝”。不但在没有召开村两委会议和全体村民大会的前提下,强占李家畔村小组集体林地、刘家峁村小组村民林地和王家峁村小组村民的林地为自己谋取私利,且在2020年5月10日,吴伟成还以村委会的名义强占魏家畔村小组集体林地与中国石油集团渤海钻探工程有限公司第二钻井工程分公司长庆项目部签订了《供水协议》和《水井使用补偿费用协议》(每口气井供水补偿水费7万元,邻村每口气井供水补偿费是10万元),使原本属于魏家畔村小组的集体利益变成了村委会的利益,村民有苦难言。魏家畔村小组村民找政府反映问题时,镇政府直接以“该地块为村集体土地、不存在争议”为由,强压村民接受不公平的现实。

在整个供水补偿款事件中,吴伟成与红墩界镇人大主席曹建军(现任张家畔街道办人大工委主任)串通欺骗村民,让打井队(靖边县新锐公司)顺利施工。村民们到镇政府反映未拿到供水补偿款问题时,政府答复找不到账目,无法查办供水补偿款问题。随后该问题就被镇政府束之高阁,无人问津。由于村民不断向上级相关部门反映未拿到供水补偿款问题,现任镇长刘伯上任后,告诉村民代表说正在想办法筹措资金解决供水补偿款问题。一方面以政府的名义从采气厂筹措资金20万元,另一方面想办法让魏华退还供水补偿款20万元,合计40万元退还给村民。

新闻报道见著报端后,村民将新闻报道投稿到国家信访总局,国家信访总局下函要求靖边县信访局尽快督促相关部门处理村民反映的问题。县信访局告诉村民,信访局没有权限追责吴伟成,会与县纪委沟通追责吴伟成违法违纪的问题,还会尽快督促镇政府解决供水补偿款问题。镇政府至今未联系过村民代表沟通解决供水补偿款问题,却派出镇纪委工作人员调查吴伟成违法违纪的问题。2022年7月24日下午,镇政府一位王姓工作人员打电话联系村民代表,核实完村民代表身份信息后说,会以“扰乱社会秩序,违法上访”上报。靖边县纪委信访接待办主任张向荣对反映问题的村民代表说“你们不能提供吴伟成违法违纪的书面证据,新闻报道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他这关过不去,你们找谁都没用。靖边县政府很多这样的上访案件,上访人员被逮回来拘留一个月后,都乖乖的不再上访了”。张向荣还打电话撤回了镇纪委调查人员(没有调查结果),说村民反映吴伟成的案件没有违法违纪,只是经济纠纷,不归纪委管。

吴伟成的户籍和党员关系不在圪洞河村,是怎样当选圪洞河村“村支书”的?镇政府是怎样监管的? 吴伟成“权大于法”霸道的滥用职权、中饱私囊的行为,镇政府又是怎样监管的?吴伟成人为将近百亩良田变成水田无法耕种,政府怎会视而不见?供水补偿款事件迟迟得不到解决,是政府行政不作为还是背后另有隐情?谁在背后为吴伟成撑腰受益呢?县纪委信访接待办张向荣主任明目张胆的恐吓威胁上访人员,是政府的一贯做事风格?

记者将继续关注此事

编辑:观雨

【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观讯新闻”(域名CHINANEWSNORTH.COM)的所有文章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观讯新闻,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观讯新闻”。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纠错QQ:1463889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