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退伍党员干部厂区被人打伤除名 八旬老人身背皇榜上街讨饭30年
时间:2022-03-17 14:26:34来源:中国法制时报

一个曾经退伍的党员干部,一个曾经厂区的先进人物,40年前在车间上班时被一个维修工给打伤了,令人意想不到是,打人者被推荐读书提干当厂长,而被打伤的受害者却被厂区除名,后虽然被重新以临时工身份召回,承诺三个月后转正。但是过去八年时间,却依然是临时工待遇,最终未能顺利转正。无奈之下,他一边上班一边背起皇榜上街维权,厂区得知后以损害其名誉竟把他再次除名。如今,他已年过八旬,30年来他几乎跑遍了所有可以投诉的地方维权上千次,却最终投诉无门无处伸冤。那么,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曾经的党员干部厂区先进被车间维修工打成重伤

据受害人方培金向媒体反映:他是中共党员,1964年参军,1966年入党,在部队服役五年,是班长兼五好战士,所在班曾两年被评为团先进班组,出席过南京军区先进班组代表两次。1970年被评为厂先进,出席金华地区先进班组,1971当上车间书记。1983年,他在尖峰水泥厂上班,是提升机工,提升机三角皮带烧坏。他便向班长付炳兴反映了情况。班长听完说,“你叫维修工换上就好”。方培金找到维修组,维修组关门。班长先后让他去破碎机下边、前庄头酒店、水泥排队馄饨店等地找了,都没找到人。

班长又说,你该上去放料了,方培金刚放满料,打铃时,背后听见,你在这里啊?方培金转过头,见是维修工黄学鲁,没想到他二话不说,就朝方培金的太阳穴上打了一拳。方培金说:你打我干嘛?他说:“你这种人不打,打哪种人,我要打你就打你,你能拿我怎么样?”黄学鲁说着跳起来边打边骂!打的方培金浑身是血,全身是伤。

方培金怕自己被他打死,只好从提升机上跑下来。黄学鲁就在背后把他从提升机上打到提升机下。班里的同事看见方培金全身是血,把他扶到了厂医务室,当时徐医生帮他做了检查。期间方培金出去小便,便出来全是血,徐医生说让他去金华医院检查,方培金当天就开的介绍信坐厂里公交到金华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显示:脑积水、鼻梁被打断、腰子打出血,右腰部第五肋骨骨折。医院病假条、医院病历卡上面都写着建议休息。

违规打人者被推荐读书提干当厂长受害者却被除名

后来得知,当天黄学鲁到下面食堂吃饭,这是厂规禁止的,三班制是不允许到下面食堂吃饭的。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方培金被黄学鲁打伤后,他明明有医院病假条给蒋晓萌,但是尖峰水泥厂董事长杜自弘却说他是旷工,把方培金下文除名了。而违反厂规到离岗吃饭、无故打人的黄学鲁,却在当月给读书提干当厂长了。方培金实在想不通,他作为一个被打伤的受害者被除名了,而违法厂规离岗的打人者却被提干了,这于情于理于法都是说不通的。黄学鲁到底动用了什么关系?这一切背后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猫腻?

除名后上告厂区承诺以临时工召回三个月后转正

对于尖峰水泥厂的如此处理结果,方培金当然不服,被厂区除名后,他天天告状。1986年金华市信访局市政委、化健公司等三位领导到方培金家说,“我们已经和尖峰商议好,你回到尖峰水泥厂上班,工职按四级工资算,回厂暂做三个月临时工再转正”。方培金第二天回到尖峰水泥厂报到。然而当方培金再次进入尖峰水泥厂三个月后,却没有当初承诺的那样顺利转正。他写了转正报告12次,找了尖峰董事长杜自弘7次,找了厂书记、厂党委委员及厂区各个干部家,都说会帮他转正的。但是,世事难料,等了多年的方培金,竟然一直没能转正。

当初承诺竟然成骗局八年临时工待遇始终未能转正

据了解:从1986年-1993年,方培金被召回尖峰水泥厂8年时间,尖峰水泥厂要叫他交暂住费,厂每年都给员工加工资,只有他没加过工资;过年过节全厂员工都有礼品,只有他没有!1986年前,医院看病的医药费是全报的;1986年后,医药费只能报一半,厂里说:“你是临时工,不在内”。

1993年,尖峰水泥厂规定,在三班制岗位上做过20年,年龄超过50周岁的员工都可以报告内退。但是,方培金打了三次退休报告,尖峰董事长杜自弘却说,“你是临时工,不在内的。”方培金被尖峰董事长杜自弘的答复震惊了,当年明明承诺的三个月后转正,如今过去这么多年,竟然说自己是临时工,没有退休资格,这一切似乎就是一个骗局。无奈之下,方培金一边上班,一边上街背上皇磅要求转正。杜自弘得知后,觉得方培金损害了他的名誉,又拒绝他继续上班,杜自弘为什么如此决绝?

据了解,尖峰集团于1958年创建企业。前任董事长杜自弘涉嫌挪用了国家资金七个亿,全家人都搬到到美国去了,曾经被市政府叫回来多次调查;而且杜自弘在深圳嫖娼多次,被派出所抓起,被相关部门保释出来。杜自弘这些事,在金华全市及农村简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们都说杜自弘要坐牢的,结果最后还给弄了一个退休干部。

还有尖峰集团现任董事长蒋晓萌,1983年方培金被打伤去医院,当时有医院病假条交给了尖峰集团现任董事长蒋晓萌的,因此,蒋晓萌是知道此事的,所以当年说当年方培金被以旷工除名是冤枉的。这一点蒋晓萌心知肚明。而如今,前任董事长杜自弘已经死了,但现任董事长蒋晓萌却依然不肯解决方培金的待遇问题,为他平冤昭雪。

30年来天天上街背皇榜讨饭维权近千次投诉无门

据反映:从1993年到2022年,30年间,方培金天天在金华广场上背皇榜讨饭。维权告状,他到过省上访89次、到过北京7次。把金华市信访室、劳动局、市经委、退伍军人事务部等地方跑了个遍,但是投诉无门告状没人管。方培金说,他为了有一口饭吃,背皇榜讨饭维权,派出所把他抓进去,送到赤松镇上千次。方培金的儿子说,“整个金华都知道我父亲的事情”,广场上的巡警,看到他父亲身背皇榜,在街上讨饭维权被人围观,一般看看也就走了。

2021年11月,方培金到金华市信访局投诉,信访局的接待室的人却说,方陪金的事件已经终结了。看来,方培金30年的维权之路并没有得到一个好的结果,甚至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终结的,结果是什么?

综上所述,一个八十岁的退伍老兵,一个老党员干部,却为了有一口饭吃,背皇榜上街讨饭,长达30多年,这维权之路是不是真的有点漫长而曲折呢?这一切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们希望金华市委市政府能够高度关注方培金维权一事,督促金华市信访局、民政局、劳动局、退伍军人服务局等相关职能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依法严格调查处理此事,恢复工职待遇,恢复其30年工龄,赔偿其自1983年被打伤除名以来的所有工资,给方培金一个交代,还方培金一个公平公正。

对于此事的进展我们将持续跟踪报道!

编辑:观雨

【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观讯新闻”(域名CHINANEWSNORTH.COM)的所有文章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观讯新闻,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观讯新闻”。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纠错QQ:1463889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