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福建晋江:一起民告官的诉讼背后,屡屡败诉的官司与迟迟不能兑现的承诺
时间:2021-06-23 11:09:56来源:南方政法网

(图:大山后社区部分违建侵占的土地)

随着2021年1月22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一纸终审判决,晋江市人民政府(下称晋江市政府)再次收到了败诉的判决书,但作为屡屡胜诉的原告方晋江市大山后社区居民委员会(下称大山后社区)却似乎还是没有等来一个本该有的结果。

根据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晋江市政府应当在判决生效的三个月内对大山后社区提出的申请作出答复处理,而如今福建省高院的终审判决已经生效五个月,但作为本应当履行判决结果的晋江市人民政府却始终未有任何回应。

对于大山后社区来说,面对晋江市政府这样不做回应的态度,他们也早已是“屡见不鲜”了!而关于这起民告官的诉讼起因,最早可追溯到2003年。

根据2011年8月相关媒体的报道,自2003年开始,为了发展晋江市经济开发区(五里工业园区)的需要,晋江市开始向灵源街道大山后村的村民征地,截止2006年,共征得4300多亩地。而根据当时晋江市委市政府出台的《关于晋江经济开发区安置用地处理工作的意见》和《关于加强晋江经济开发区工业项目入驻管理工作的通知》内容中的相关政策,村民可获得征地面积的7%作为回拨地为社区集中安置地,村民可通过安置地进行投资开发,享受到经济建设的成果。

同时在晋江市国土资源局向晋江市政府递交的农用地转用征收和划拨土地的审理报告里可以看到,当时设定的安置补助费为22.5万元∕公顷,晋江市国土资源局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里(2007-228号、2007-237号、2008-194号、2008-204号、2009-137号)也同样看到了关于灵源街道大山后社区的安置补助费一项为22.5万元∕公顷。

截止到2011年8月,大山后社区的4300亩地在2006年就已经征用完毕,根据大山后社区被征地的面积,村民可获得安置补助费4920万。然而就是这个在文件中明确规定的安置补助费,他们不但没得到,甚至连一纸公告都未曾看到。而征地前所承诺7%的回拨地,也由于种种原因直到现在也无法兑现,彻底的成了一纸"空头支票"。

官司

2016年6月7日,大山后社区向晋江市政府递交《补偿土地申请书》(下称申请书),要求晋江市政府按照「晋政文(2006)52号」《晋江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晋江市土地征收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下称52号文件)文件精神,根据实际征收土地面积186.4729公顷(2797.0935亩)的7%计算,扣除之前已经拨付的29.6亩,向其拨付166.1966亩回拨地。晋江市政府在收到该申请书后又将该申请书转交给晋江市国土资源局办理,2017年8月14日,晋江市国土资源局对该申请书进行回复,建议大山后社区向灵源街道提出申请。

围绕这个相互推脱,又迟迟无法兑现承诺的7%回拨地,2017年9月7日,大山后社区以晋江市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一案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定,晋江市政府2006年3月21日下发的52号文件中有明确规定,对被征收土地的单位和个人给予一定补偿,对被征地集体经济组织安排规划适当的留用土地。大山后社区向晋江市政府提交申请书,晋江市政府作为履职机关未及时处理而是将申请书转交晋江市国土资源局进行答复,未履行法定职责,因此判定晋江市政府在判决生效六十日内对大山后社区的补偿土地申请作出处理。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的庭审中,晋江市政府在庭上确认,被征收土地证7%留用土地的审批权在市政府,但应通过一定流程进行,市国土资源局是处理留用土地的职能部门。

2017年12月25日,晋江市政府下发“关于灵源街道大山后社区居民委员会申请土地补偿的答复”(下称答复),该份书面文书对大山后社区的土地补偿申请进行了答复。根据该份答复的内容,晋江市政府表示2004-2006年总计征收950亩土地,按照规定计算回拨安置用地70亩,已经回拨到位,并已交付使用。

大山后社区自2006年起全村土地4384亩全部被征用,征收土地总面积达到2797亩,回拨安置地应当是195.7966亩。面对这样一份与事实诉求截然不同的答复,大山后社区再次一纸诉状将晋江市政府告上法庭要求撤销这份事实不清的答复。

在经2018年7月13日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及2018年10月18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二级法院审理判决后,均认定晋江市政府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对大山后社区在2004-2006年间仅征收950亩土地,在2017年12月15日对大山后社区作出的答复中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当予以撤销。因此判定晋江市政府必须对大山后社区提出的土地补偿申请重新作出具体的行政行为,并承担一、二审诉讼费用。

2019年1月25日,在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二个月后,晋江市政府向大山后社区回复了一份“关于大山后社区居民委员会申请补偿回拨地有关情况的反馈意见”(下称反馈意见),该份反馈意见与之前被厦门市中级法院判决撤销的答复基本一致,仅承认征收土地面积约900亩,并且已经划拨70亩安置用地。但,这份有意思的反馈意见中却透露出当地另一个违法用地的现实。

根据该份反馈意见显示,晋江市政府表示已经回拨70亩安置用地给大山后社区,同时大山后社区卖给本村企业与村民的84宗尚未清理解决的用地等土地就高达300多亩,这些土地总面积远远超过大山后社区提出要求安置2006-2009年报批总面积7%回拨地面积。

而该反馈意见中的这个高达300多亩的84宗尚未解决的用地,实际就是非法侵占的违法用地。

起因

2011年8月3日,时任晋江市灵源街道办事处主任的陈传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曾表示,关于7%回拨安置地的政策,当时的确对村民有承诺,但后来由于种种原因直至现在并没有落实。由于当时的大环境,征地过程中确实存在着不规范,没有明确的文件规定。同时也表示开发区征地4300多亩地,除了规划使用的3200多亩地,还剩有社区山头地、电力铁塔、街道的标准化厂房等1100多亩左右,目前有部分被当地群众私自违建,另有一些的确被大山后社区"安排"出去了。当记者问起,这个"安排出去了"是不是表示这就是被私人变卖了,这种变卖究竟合不合法。陈传芳表示,这不是个人卖的,是大山后社区卖的,从法律法规的角度上看肯定是不合法的,但基层也有基层的难处。

根据2011年媒体的报道,非法卖地的始作俑者则正是时任晋江市灵源街道大山社区村村支书王国泰。

村民王恭肯说王国泰在担任大山后村村支书时,正值晋江市五里工业园征地期间,在征地补偿款,一些与其关系密切及亲朋都获得了超高的赔偿,其中大山后村王团圆仅仅因为有十亩左右的简易铁皮厂房就获得了高达800万的赔偿款,当地村民称与其情况类似的为"22大户",据悉这22户村民都获得了上百万的赔偿款。另据村民提供的大山后村村务账目中有多项"糊涂账",村民直称王国泰为财政局长,钱想给谁就给谁,其中在旧村改造公司账目中有向灵源派出所捐资50万、灵源工商所捐资15万的账目,另有多笔高达百余万的土方工程款,据村民反映均只见项目款,未见项目实施。

而时任晋江市灵源社区大山后村村支书王国泰在当年接受记者采访时却表示,社区的确卖了部分土地,但都只收到部分款,这些卖地的钱大多数都用在基础建设和土方工程上了。并称大山后村历史上属于土匪村,大部分村民都是心胸狭窄,所以才会引起这么大的矛盾。

而根据在庭审过程中出具的晋江市国土资源局关于集体土地征收自查的情况汇报则显示,灵源街道大山后社区征地42宗遗留问题中,就包括了现任大山后社区支部书记王华荣所非法侵占的十余亩土地(目前为某食品公司)。同村的王祥万也曾在村集体土地上兴建厂房,但很快就被拆除,而同时期任支部副书记的王华荣所侵占违建的厂房却安然无恙。

大山后社区土地管理的乱象,事实上由来已久,自上而下都对非法占用土地的现实情况讳莫如深,采取的是既不处理,也不解决的方式。现任大山后社区支部书记王华荣对这种非法侵占土地的现象更是显得“轻描淡写”,王华荣在多个场合均表示“反正都是村里的土地,大不了出一点点钱就行了”。

曾有村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大山后社区原支部书记王国泰就有这样的评价,"在大后山村,他就是地主和国土局长,这些地他想卖给谁就卖给谁",村民王恭肯说。而在被征的4300多亩地中,只有3200多亩被规划实际使用,而还有1100多亩都被王国泰以大山后社区名义私自卖了。村民王志明(音)花从王国泰手中买的位于金保利科技公司附近地段,由于处于高压电线塔范围内,房子在盖了三个月后就被灵源街道以非法建筑强拆了,而同样被强拆的还包括村民王万(音)在变电站附近购买的土地,而还有更多的地,被卖出后现仍处于闲置状态。

反观,时至今日大山后社区支部书记王华荣都还存在私自侵占土地的事实,足可见当地管理之乱。

晋江市政府作出的这份与之前那份答复并无区别的反馈意见最终还是未能合理合法的解决大山后社区关于土地补偿的申请,2019年3月11日,大山后社区再次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该反馈意见,重新作出答复处理。在这次的诉讼中,晋江市政府副市长李志强作为相关负责人出庭应诉。

2019年6月21日、2021年1月22日,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及福建生高级人民法院在经过审理后,认定晋江市政府所作的反馈意见中所陈述的内容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其认定的事实同样也缺乏事实与依据。因此,要求晋江市政府应该对反映出来的问题作出进一步调查处理,以切实保护被征地集体经济组织的权益。同时还指出,晋江市政府作为征地组织实施主体,在处理回拨土地申请事宜时应全面实质的进行核查处理,以免案涉争议陷入循坏诉讼,久拖不决的情况。并分别作出判决,判处晋江市政府就大山后社区的土地补偿申请重新作出答复处理。

这起牵扯十余年的土地补偿纠纷,历经多次诉讼至今未果。

事实上,晋江市灵源街道大山后社区村民曾多次到晋江市委上访,反映晋江市五里工业园区征用大山后村土地过程中存在面积未公布、补偿款未到位、回拨安置地等问题,晋江市政府2010年11月26日正式受理,并专门成立由晋江市副书记曾清金牵头的调查协查小组调查核实。并于2011年1月18日对此作出处理答复。

据处理答复意见书中称,总征地4300亩,实际已规划使用3200多亩,共拨付1.84亿征地拆迁补偿款。关于回拨征地总面积的7%的作为社区集体安置地,由于上报上报福建省委省政府审批未有结果,而大山后社区大部分土地在2006年已经征用完毕,经协调晋江经济开发区于2009年回拨了29.6亩地块作为大山后社区集体发展用地。

时任晋江市市委书记的杨益民也曾在制定晋江经济开发区相关征地政策时表示,晋江一些企业因为土地问题难以解决而外迁,如何合理安排土地,在经济开发区的后续开发建设征地过程中,切部分回拨地安置农民,这点很重要,因为这直接关系农民的切身利益。

2011年8月5日,新京报曾刊发评论文章《相比失地农民,谁比谁更“匪”》,文章中指出,村民依据当初的承诺和法律规定维护正当权利,要的都是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质疑的也都合情合理,这种不仅不兑现承诺,还将维权者污蔑为土匪的行为,身上倒有着不少的“匪气”。

土地被征的村民无权无钱无力,又无法与当地政府博弈,被地方官员像皮球一样踢来踢去,根本当不了“土匪”。而即使只是一个村官,由于掌握资源,并受到上级政府的支持,在利益上与上级政府绑成一块,凌驾于法律之上,藐视民众,打压上访的村民,这才是真正的“土匪”行径。而且,他们还能利用自身的话语权,将正当维权的村民描述为土匪,这真是霸道得不能再霸道了。

而对于大山后社区的村民而言,现在的窘境就是,一边是屡屡胜诉的官司,一边是迟迟不能兑现的承诺。据悉,由于判决生效已久,而晋江市政府一直未能履行判决结果,目前大山后社区已经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内容参考:新京报、中国网,中国裁判文书网)

编辑:观雨

【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观讯新闻”(域名CHINANEWSNORTH.COM)的所有文章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观讯新闻,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观讯新闻”。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纠错QQ:1463889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