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江苏响水农行:一名军转老兵的泣血呼唤
时间:2020-09-09 11:07:28来源:南方政法网

【导语】从来,一个单位开除一名职工,都是无比严肃和慎重的事情,更需严格、严肃地按照相关的国家法律法规的明确规定,按规定、按程序完成本项工作。同时,国家对军转干人员的管理,更是有严格、明确的规定以保障军转干人员的合法权益。而在开除党籍这事上,更是严肃、慎重无比,更是有明确的规定和既定程序。中国农业银行响水县支行(以下简称响水农行)在未当面沟通、告知当事人的情况下,将一名参战部队的军转干老兵开除公职、党籍,又依照了什么法律法规,履行了什么程序流程?为何,这名曾为共和国流汗流血的老兵,奔波十多年,都未能看到当年的那份除名文件的原始件?

"我到底是怎么被开除的?"

发出这声包含了悲愤和无奈声音的,是一名名叫周正的老同志、从军12年,部队整编制参加了1986年老山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兵。从2005年他拟重返响水农行上班却被告知"早已被开除"开始,他就一直在寻求"我到底是怎么被开除的"的答案。但15年过去,他都没能找到这个答案,甚至至今,也未能看到当年那份将他公职开除、党籍取消的原始文件。

"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国防,在10多年的服役中,从没叫一声苦、说一声累,却在职业的旅途上,因为单位的一纸除名公文,让我身心疲惫、泪满衣衫……"出现在记者面前的,是一位已退休、满脸苍色的老人。这位老人就是周正。周正,出生于1958年6月,1975年12月从江苏省滨海县应征入伍。1987年年底,周正从27军某师炮兵团连指导员岗位转业至江苏省响水农行。

转业至响水农行后,由于当时该行实行吸储任务完成情况与个人工资绩效挂钩,对举目无亲,没任何社会人际关系的周正来说,更胜于一场残酷战役的挑战和考验。"那个时候的揽储基本上都是靠个人的私人关系,没有这个,你就是再努力,也很难揽到储蓄。"周正介绍了当年的工作情形。很不幸,周正正属于这一类人,"我即便左冲右突,每天披星戴月地四处揽储,但依然收效甚微,自然无法完成农行下达的揽储任务。"吸储任务的无法完成,对他的直接影响就是每个月只有极少的基本工资来维持家庭的生活。

1996年初,迫于生计的无奈,加之当时单位也鼓励停薪留职,周正和单位签订了停薪留职协议,开始外出谋生。1997年停薪留职协议到期后,周正及时赶到时任行长朱宗学家中,请求继续停薪留职,得到了他的口头答应,但未再签署书面的停薪留职协议。

2005年11月,周正决定返回原单位上班。没有一点心理准备的周正被当时的行长刘海涛的一句话给惊得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我竟然早就被除名了!"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和心情,如今的周正依然不能心情平静。"我感到非常非常的意外!除名?我怎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为什么要把我除名?除名的理由是什么?"

响水农行既没有公告,也没有登报,更没有送达给我家任何人。

周正当即要求查看除名决定文件,但遭到刘行长的断然拒绝。此后,周正又多次返回原单位和县市农行,要求查看除名决定,"均被没有任何理由的拒绝。"后有一次,分管人事的副行长贾留华当着他的面给盐城市农行领导打电话,请示是否可以给他看一下当年的除名决定,没想到同样被拒绝!"就算你们要枪毙我,也应该让我签字画押吧!"当时的周正无比悲愤地说。但是,这个极为合理的查看请求,仍然遭到了对方无情的断然地拒绝!

直到现在,周正,都还没看到当年那份开除他的红头文件……

"知不知道给我个人造成多么严重的伤害?"

周正从此开始踏上洒满泪水的"讨个说法"的艰难征程。"我连农行总行都去过,更别说省行、县市的支行又去了多少次了!但是,没有一个人答应说给我看当年的那份开除我的原始文件。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不能给我看?我要看下就这么难吗?就是要我死,也总得告诉我什么原因、什么罪名吧!"

但颇为诡异的是:1、响水农行将周正除名后,却还保留了他的人事档案,直到他2018年退休才移交出来;2、2012年还跟周正签署了一个售房合同,只是把本是"分配"性质的安置房改成了房改房,并按房改房的价格卖给了他。"这就让我非常不解了:1、既然已经开除了我,为什么要保留我的人事档案?2、为什么还会跟我谈房子的事情?3、开除我为什么不通知我本人?"

而响水农行的这个除名决定,竟然党政不分,开除公职和开除党籍同出一份文。带给周正的严重后果不仅仅是一个名誉的损害,更多的,是经济和精神上的双重压力和打击。响水农行在将周正开除后,并未及时按档案管理的有关规定,将其档案转交其他部门,而仍然锁放在该行的人事档案室。

​"我是军转干人员,你作为原单位,有义务及时把我的档案转交其它部门如县军转办等部门,因为你的不转交也不配合报送,导致我在2004年响水县军转办统计企业军转干信息时'空白',这个责任,是不是该你承担?又直接导致我退休后无法正常享受国家每月发放的2000多块钱的补贴,这个责任,是不是该你承担?"导致周正无法享受国家对企业军转干退休的补贴,完全是这个"开除"行为所产生的一个后果,"导致我必须个人出资购买社保和医保,并因此借资17.5万元才办理好社保和医保,对我来说又是怎样的经济压力?"因为已被除名,周正的社保和医保就此"断链",最终,只能自己出钱续保。与此同时,也导致周正从此无法正常地参加党的组织生活和军转干后的相关组织生活。"我成为一个游离于党组织和军组织外的'党内人'和'军内人',我的个人历史出现了巨大的断层。"

现在的周正,每个月,只有像普通百姓一样,依靠2000多块钱的退休金收入,维持生计,家庭经济条件陷入非常艰难的境地……

"迟来的复印件只能说明更多的问题!"

2006年1月20日,历经千辛万苦,响水农行才将一份加盖了单位公章的复印件送达给了周正的委托人。这份标注为"响农银发(1999)32号"的文件的落款日期是1999年6月28日。该《决定》称:(周正)1997年7月民主评议党员中被评为"不合格党员",即给予周正同志党员除名的处置。

这份1997年做出的《决定》复印件并未得到周正的认同。他告诉记者:第一,这份开除公职的《决定》是我停薪留职后两年多才作出的,时间上就不对;第二,既然说我"长期旷工外出",那我1997年停薪留职协议到期后,亲自到时任行长的朱宗学家里请求继续停薪留职又算什么?第三,说我被评为"不合格党员",依据是什么?能不能把当年的评审记录拿出来看看?第四,仅凭一次被评为"不合格党员"就可以开除党籍?第五,事关我个人身家性命的大事儿,如果通知了我的家人,我家人会不告知我?有这逻辑吗?这逻辑又成立吗?第六,为什么在1999年才做出对我开除公职的决定?

周正表示,这份《决定》复印件存在太多问题,不能理解,更不能接受。

2020年上半年,响水县军人事务局按照中央当前军人事务管理规定和相关精神,落实对军转干人员的安置工作。看到了希望的周正当即赶到响水县军人事务局。军人事务局陆伟局长热情地接待了他,并当即与响水农行交涉,并明确提出报销周正个人所缴纳的17.5万元的社保、医保费用,另从经济上再给我一些补偿。"当时响水农行朱行长答应了陆局长的建议,并承诺很快解决。"但是,让周正没想到的是,"他却言而无信,最后竟然以'无法出账'这种根本站不住脚的理由,拒绝曾承诺的17.5万元的报销和给予的经济补偿支付!"周正,再一次陷入了无解的困局。

周正决定再次去"哀求"别人。但是,他也"再一次领教了响水农行领导的冷酷和无情……现在,我即便是按照正常的状况去响水农行,都会被门卫拒之门外:没有行长的同意,不可以进入办公楼!原来是朱行长先生早就跟门卫下了'拒入'的命令!而在可怜的几次会见中,我看到的,是朱行长的冷漠、白眼甚至嘲笑……我实在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冷漠的对待退役老兵?他们,到底,还有没有原则?他们,到底,把国家有关转业军人的法律法规和政策精神放在了哪里?"周正表示根本无法理解,他用非常困惑的目光看着记者,已经浑浊的双眼里含着泪说:我的党籍没了,军籍没了,公职没了,生活也没了……我,真的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哪了,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成为这样的一个境况。曾经的我,得罪过他们吗?我含泪无言……他更不解,为什么习总书记关于妥善安置转退伍军人的重要指示精神到了基层就走形变样成了这个样子?

法律法规链接:应予撤销!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文件(苏高法审委【2014】4号)第24条明确规定:用人单位作出的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未向劳动或者送达或未在送达不能时以布告等形式公之于众的,该决定对劳动者不发生约束力,劳动者请求撤销该决定的,应予撤销。

图文/周祥

编辑:观雨

【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观讯新闻”(域名CHINANEWSNORTH.COM)的所有文章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观讯新闻,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观讯新闻”。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纠错QQ:1463889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