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广东江门:他人涉骗贷,谁用我贷的钱给顶了?
时间:2020-06-13 16:44:54来源:法制在线

文 / 杨杰 陈剑

三四年来,广东省江门市鹤山的叶子谋总经理,一直被一桩人设的巨额信贷诈骗案牵扯着,无奈的他据实向公安机关控告。

该宗信贷诈骗案行为与事实确凿,且在相关民事诉讼审理案中得到证实。

银行当时为了填补被他人巨额骗贷的到期贷款,商定了一套办法——转让该贷款债权。结果无辜的叶子谋总经理却被套,转让是幌子,叶总反成了这一骗贷事件的巨额"债务人",而骗贷人员逍遥法外,骗贷事实行径至今被捂……

"诈中诈,这里边的水太深、猫腻黑幕太大了!"身历其境的叶总经理说。

陷阱:停产公司暗藏巨额骗贷

廖某,系广东国程钢构公司(以下简称:国程公司)法定代表人,公司座落于广东省江门市鹤山雅瑶镇工业区。

叶子谋,系广东众志钢构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志公司)法定代表人,公司也座落于广东省江门市鹤山雅瑶镇工业区。

2014年8月,国程公司因资不抵债宣布停产。经审计发现,国程公司总资产约4500万元,总债务超2.3亿元。其中私人借款1.68亿元、银行借款5100多万元、应付账款约2000万元,另外欠工人工资360多万元,还欠税费、水电费、场地租赁费等等,已经严重资不抵债,无力经营。

因国程公司长期欠薪,工人们不断上访,当地政府为了维稳,要求国程公司召开会议,希望债权人以自救方式实现债权。

但以国程公司如此严重且混乱的现实状况,与会债权人表示不可能以并购国程公司方式实现自救。

叶子谋总经理是国程公司十多位债权人中的一位。

其实,在国程公司无力偿还的债务中,有4笔账合计2366万元,是拖欠工行江海支行(以下简称:江海支行)的借款。其中:1笔抵押贷款1056万元、2笔保理融资450万元、410万元和1笔银行承兑450万元。

作为有抵押又有担保的,仅就上述4笔抵押资产与贷款本息对比而言,此属于优质不良资产包。叶总经理及其众志公司股东认为,如果众志公司从银行处受让该债权和取得抵押物,有可能帮助到国程公司盘活债务,使其起死回生"实现自救"。且经分析,如受让后即便无法盘活该债务,通过债权转让和进行处置抵押物也不至于亏损。

而这一思路,也正吻合银行之所急:江海支行需要尽快解决该不良债务,以期提前实现其债权,且能顺利应对信贷检查和规避"猫腻放贷"行为事实。

2014年12月,江海支行表示国程公司有3笔贷款合计1310万元(即2笔保理融资450万元、410万元和1笔银行承兑450万元)将于本月底到期,如果不能按期解决处理好该借款,就无法完成2014年度不良贷款率指标任务。

虽然叶总经理及众志公司有受让的想法,但其当时还不具有直接支付上述债权转让款的能力。

为了解决不良贷款的问题,江海支行有方法,与众志公司及其股东磋商并决定:直接审批贷款给众志公司,用于购买上述债权。

对于银行方面的积极态度,令叶总及其众志公司的股东们感动了很久。

但让叶总及其众志公司的股东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国程公司的这一"不良贷款"资产包中,还深藏着一个大"陷阱"。

又诈:金蝉脱壳反被套千余万

在具体操作中,因众志公司是新成立的公司,没有经营业绩是无法通过审核贷款的。江海支行要求众志公司股东先鉴书作承诺和保证,下步再签订债权转让合同即可。

根据商定,江海支行给以贷款1330万元(比上述3笔贷款合计1310万元多批20万元),众志公司按要求提供了关联公司"广东中天公司",并按要求把众志公司和广东中天公司的印鉴及支票交到了江海支行保管,待贷款和转让手续办完后再予交还。

但之后,江海支行一直未办理上述债权资产转让手续,称还需要继续取得上级部门的审批后才能签订。而江海支行十分着急国程公司就将到期的上述借贷债务(江海支行为追偿该债务已起诉了国程公司,但尚在一审审理中),且又涉银行不良贷款考核期限,为此与众志公司先办理贷款事宜,商定该债权资产转让手续待后以补签的方式再办理。

2014年12月30日,江海支行发放贷款1330万元至广东中天公司。同月31日,江海支行即用保管的广东中天公司、众志公司的印鉴和支票,将其中的900万元贷款作为众志公司购买债权的费用,直接划转到了江海支行账户(见转账凭证),而另一笔410万元(国程公司保理融资贷款),再让众志公司及其股东出具承诺函的保证方式予以承担解决,其余款项被作为解除和置换广东中天公司前期抵押物的费用。

"上述手续全部由银行在2014年12月31日办结。"叶总经理感慨而又晕眩地说,"银行在不良贷款届满前一天突击放贷,又在不良贷款率考核审查期限的最后一天神高效地完成了所有操作!"

叶总经理及其众志公司股东以为下步即可与江海支行签订该转让手续了,但经再三催促,没了下文。

紧随其后,2015年9月的一天,众志公司及其股东突然被法院通知到庭参加诉讼。原来江海支行在与国程公司的债权债务诉讼中,江海支行后将众志公司及其股东追加为该案诉讼的第三人,要求众志公司及其股东对国程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至此,叶总经理及其公司股东既没有受让到江海支行上述债权资产包,1330万元贷款又没摸过手,反而被转嫁承担了那410万元的"债",叶总经理及其众志公司股东怎么也没预料到,自己会成为江海支行"债权"的被追诉人。

"银行是用如此手段化解了自身不良贷款风险,可谓'金蝉脱壳'了,但我方也被栽了。"叶总经理感触,"真是没想到被陷两皆空,至今数年也没受让到原本双方商定的给予贷款方式认购的该债权资产包,却成了替银行平账、代国程公司隔空还债的屈死鬼。"

事后,叶总及其公司股东们才得知,银行已将国程公司的不良资产包转让给他方了。

也许转让成功,而之后发现这受让并不是众志公司股东原分析认为的优质债权资产包,那其也会认了。但现实行为结果是根本没给其转让,还过神来的众志公司及其股东自然不认这样的"诈栽",众志公司提起反诉。

侦查:骗贷路径连环现案中案

随着法庭诉讼的全面展开,一起涉嫌严重违规放贷、骗贷案浮出水面。

其中涉嫌巨额骗贷的,是国程公司向江海支行有两笔保理融资贷款450万元和410万元,合计为860万元。而这860万元,与上述叶总的众志公司及其股东因受让该债权资产包有关。

上述1330万元贷款中被银行直接划走的这900万元,是被银行用于填平了国程公司一笔银行承兑450万元和另一笔保理融资450万元的债务,而再一笔保理融资410万元,银行让众志公司及其股东以承诺书承担的。

国程公司法定代表人廖某在2015年12月14日庭审上当庭承认,在贷款时提供了一整套伪造的申报审批材料。如虚假材料有2013年12月10日的《×××地块四项目钢构制作工程及现场拼装合同》、落款时间为2014年4月30日和5月19日的两份《应收账款转让明细表》,还伪造了《产品购销合同》《分包工程月计量表》等。并且,这些虚假合同以及报表上所盖的对方公司印章、法定代表人名章以及项目部印章、项目部负责人签名等,也均为私刻伪造。

广东江门市江海区法院于2016年10月12日作出的(2015)江海法海民初字第11号《民事判决书》及江门市中院于2017年10月30日作出的(2017)粤07民终2119号《民事判决书》,对此已经审理查明并做出了判决,确认国程公司与江海支行签订的《国内保理业务合同》(江海支行2014年国程字第0418号、0507号)所依据的《产品购销合同》及《分包工程月计量表》等均为国程公司伪造,该《产品购销合同》所涉应收账款不存在。

众志公司叶总经理在控告中称,庭审中发现国程公司及廖某存在私刻印章、恶意骗贷等行为事实后,多次请求江海支行立即报案,但江海支行沉默不报案,法院提出要移案处理的时候,该行也不同意,最后叶总经理以自己作为举报人的名义,向公安机关举报。

众志公司指出,国程公司的巨额骗贷行为与江海支行有着直接的关系。即使廖某等实施一系列骗贷行为,没有银行的违规渎职,其单方面亦无法骗得贷款。其两次骗贷合计860万元之所以既遂,就是因为银行审批负责人及其工作人员严重违反中国银监会令和工行国内保理业务合同的相关规定使然。国程公司在贷款860万元时已处于停产状态。尤其是国程公司在没有其他担保和抵押的情况下,只凭该提供的虚假资料,江海支行竟然能通过审核审批而放贷了。且,国程公司廖某等是两次如法炮制,而银行能以两次无从察觉之责开脱?这是明知故犯。银行放贷后,既未核实贷款流向,也未核查用途真实性,以加强风险控制。

2017年11月7日,江海区公安分局受理了叶子谋的控告。经初步调查,国程公司涉嫌骗取银行贷款罪一案,江海区公安分局认为其有犯罪事实,决定立案侦查。但在后续的侦查过程中进展甚难,而且在二年多的时间里,案件侦办人员被三次更换……

纵观本案的涉贷路径是:国程公司(廖某)负债息产——向银行及银行人员借贷——国程公司(廖某)无力偿还,私刻公章、名章,伪造贷款材料——银行两次批准放贷计860万元——国程公司(廖某)仍无力偿还——银行应对信贷检查、转嫁风险、转让债权——目标众志公司出现,双方商办以"贷款认购债权"——国程公司、银行俩单位"金蝉脱壳"——债权未获转让而另转他方,众志公司反陷成为巨额"债务人"被执行而倒闭。

"据查证,国程公司被法院裁定破产,信贷债务被作为银行不良资产进行了处置,涉案贷款未能收回,实际已给银行造成了客观的重大经济损失。"叶总经理说道,"这是铁证,不容任何单位狡辩。"

但令人蹊跷的是,江海支行最后表示"银行无任何损失",而侦查机关于2019年11月26日以"不应对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也撤销了案件。

骗贷行为与事实确凿存在,这是一种犯罪,私刻公司企业印章等又是一种犯罪。而银行所称的"银行无任何损失"之词,与前述涉罪无关,且银行前后采取的手段结果,怎叫是一个"无任何损失"?众志公司呢?如果侦查机关撤销案件,检察机关又不监督,那么不追究当事方涉嫌骗贷、私刻印章以及违法放贷行为,都是毫无根据理由的。只从表相上以"骗取贷款"未给银行造成"损失"论断,而撤案的逻辑理由不能成立。银行的这一行为已承认了对方骗贷的行为与事实。

江海支行在上级金融机关查询时,承认上述这两笔计860万元的贷款,在贷前调查、贷中审查以及贷后督查等程序上都存在严重问题。银行人员是明知的。违法骗放贷860万元,数额特别巨大,远远超过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此放贷是一种非正常的审批程序(包括国程公司、银行与"接盘侠"众志公司三者间的行为上,也存在间接欺诈的恶劣后果问题),侵犯了国家的金融管理秩序和国家金融信贷资金管理制度,更应引以银监部门、司法机关警觉。骗贷与违规放贷相辅相成,既成事实!应当并案继续深查。

"银行放贷审批人员还在国程公司法人廖某编造提供的虚假应收款明细表上予以确认盖章,涉嫌是同谋。商定的银行债权为何不转让给众志公司?放、骗贷的事实和行为,谁也无从掩饰。"叶总经理直指本质,"不能以偷梁换柱式的'自报无损失'而遮阻依法侦查。帮助骗贷人员脱罪,同理也就是掩盖自身违法放贷事实内幕。不依法追究,就是放纵犯罪。"

由国程公司涉嫌巨额骗贷而延伸导致众志公司背负千万元巨"债"破产的离奇"案中案",在司法界及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和关注。侦查启动程序是关键,但仍在原地打圈圈。众志公司及其公司股东们,期望侦查机关排除干扰,秉公执法,打击犯罪,维护金融秩序和正当企业的合法权益。

本案后事如何,媒体将继续关注。

编辑:观雨

【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观讯新闻”(域名CHINANEWSNORTH.COM)的所有文章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观讯新闻,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观讯新闻”。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纠错QQ:1463889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