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福建长富“重组”曝官商勾结黑幕 2242名股东20亿资产遭掠夺
时间:2021-01-11 11:03:47来源:打虎拍蝇

“这是我父母,他们买了5万元(长富股票),去世10年了,还没有拿到钱。这是什么世道呀?”刘劲举着父母的遗像落泪。

2020年12月31日,100多名股东代表聚集在福建长富乳品有限公司大门口维权,喊出“打倒陈文斌!还我股权!还我血汗钱!”“何明星官商勾结行贿150万元罪人陈文斌侵吞长富12亿元股权”等口号。据了解,脱胎于福建长富乳业集团的长富乳品有限公司近年效益很好,2019年利润达1.2961亿元。

△股东代表在福建长富乳品有限公司大门口拉着横幅维权。

维权代表称,2010年,陈文斌伙同何明星(时任延平区副区长,现任南平市副市长)仅出资3825万元,就把价值数亿元的长富乳业集团“重组”成陈文斌的个人公司,省工商局注册登记的2200多名股东持有的2.5亿多股金被侵占。2019年7月,随着长富乳业集团董事长陈学坤站出来,这个被喻为官商勾结“蛇吞象”的重组黑幕才逐渐揭开。

“他们没召开股东大会,未经评估、清算,就凭一份备忘录(何明星主持召开的所谓重组会议)就将长富乳品公司100%股权写给了陈文斌以及他控制的绿洲兔业公司,这是违法的。”维权代表们说,不管怎么说,他们小股东都是受害者,恳求上级党委、政府、媒体为2200多个股东伸冤。

借重组实施掠夺

据维权代表称,2010年12月12日上午,何明星主持召开绿洲兔业公司及陈文斌参股长富乳品公司的重组会议。何副区长以“保产业、保稳定、保发展、先做再说”的意见主导下,大家言听计从。长富公司与绿洲兔业公司约定,陈文斌出资1亿元,占51%的股权,长富乳业集团将公司所有资产、商标、无形资产等作为出资,占股权49%。

双方配合具体操作如下:绿洲兔业以受让外商陈学玉125万元股权加拍卖价加转让的税费之和作价2718万元,加882万元现金,以及收购长富育种公司100万元,陈文斌总共投入3825万元,长富乳品公司的100%股权就寄在他的名下。

△股东代表在福建长富乳品有限公司大门口,要求归还股权。

“万万没想到,这是假戏真演,现在才知道这是何明星和陈文斌事先密谋策划的,通过公权力让陈文斌‘合法’掠夺2242位投资人20多亿股权资产。”据维权代表说,2010年12月31日,政府出台了《关于协调长富集团推进重组工作的备忘录》延政备[2010]48号,明白写着长富乳品公司100%的股权属于陈文斌及其的绿洲兔业公司。备忘录一出台,原本长富乳业集团的49%股权没了,陈文斌及绿洲兔业将长富乳品公司连同2200多个股东的骨头都吃掉了。

△维权代表提供的政府主导重组定调会的会议纪要。

更可怕的是,长富至今尚欠金融机构3亿多元,同样也被何明星和陈文斌抹的干干净净(银行已消账),造成国有银行的重大损失。陈文斌掌控的绿洲兔业公司和长富乳品公司还涉嫌偷漏个人所得税等税款6000多万元,这是无法无天凌驾于法律之上。

《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徇私舞弊,犯前款罪,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陈学坤称,当时何副区长还说,长富公司是市、区两级政府几届领导重点扶持的企业:第一步要保住长富不能倒下;第二步要尽快做大长富,股东暂不能分红;第三步引进人才,规范企业管理,力争尽快上市;第四步长富集团公司进入破产后,全体股东进行实名制登记。为了让陈文斌尽快接盘,何副区长要求长富公司和绿洲兔业暂时不签署重组参股文件,不要对外公开,这样有利于新、老股东的利益,有利于企业发展壮大。

陈学坤为了佐证自己的说法,向媒体出示了《重组的原则协议》及《重组框架协议》,上述材料约定了绿洲兔业和长富乳业集团的占股比例,时间是2010年,但没有签字。据知情士介绍,协议没有签字还有三原因,一是2200多个股东不会同意陈文斌占股51%;二是银行被拖欠贷款3亿多元不会同意;三是福建省高院正在执行公司3000万元债务。

显然,长富乳品公司承继优质资产后,摆脱了2200余名股东的投资款和各大银行3亿元贷款,已经涅槃重生。而失去核心资产的长富乳业集团走向自然死亡——因未按规定接受年检,企业已在2012年1月被吊销营业执照。

据了解,“脱胎换骨”的长富乳品公司迅速成长,2011年的利润就达到4046万元,2014年以后每年的净利润均达6000万元以上,2019年达到1.2961亿元。

△股东代表在延平区政府门口维权。

艰辛维权路

企业多年没有分红,引起股东上访。2017年,延平区工信局在分别回复股东蔡诗焜和陈由俤的信访件时称,“经区领导和主管局领导与企业多次沟通协调,长富乳品公司董事会认为在把长富做强做大的情况下,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证投资者利益。下一步他们将动议,拿出一部分企业利润逐步解决此问题”。而2019年回复蔡诗焜和陈由俤的上访件时,要求上访人向已经空壳的长富集团公司主张权利,直接否定了股东的合法权益。

延平区工信局对同一上访事项出尔反尔,颠倒黑白,作出与上一次截然相反的回复,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答复的依据什么,至今无法合理解释。

陈学坤称,他多次向陈文斌要求明确长富集团2200多名股东的股权,并进行分红。陈文斌说他欠4亿元债务,待2018年底债务还清就兑现。2019年1月5日,陈文斌突然翻脸:说“公司的资产是经过拍卖及转让合法获得的,还有政府备忘录佐证,没有义务给2200多个股东分红,更没有签订正式合同。”

“当年,何副区长交待不要公开,我一直守口如瓶。现在我不能再隐瞒了。”随着陈学坤站出来披露内幕,股东们自发起来维权。2019年7月至今,股东们自发到长富公司大门口、延平区政府、南平市政府、省信访局以及国家信访局上访,每次都有几十人数百人,拉横幅标语维权。

2020年4月15日,延平区工业和信息化局回复媒体函件,称已成立区领导牵头的化解工作专班,并委托福建九越律师事务所进行调查工作。对绿洲兔业受让长富乳品公司股权的真实性、合法性,以及长富乳业集团、长富乳品、长富育种和绿洲兔业之间的股权关系进行厘清,并根据调查结果出具法律意见书。11月26日,法律意见书出来了,其结论为,股权转让合法有效,长富乳业集团未持有长富乳品、长富育种的股权,双方不存在投资关系。

维权代表说,以福建九越律师事务所所长邓长昌为首的律师团队得了120万元钱,理所当然得人钱财,替人消灾,违背了律师的良心与道德,睁眼说瞎话,于法律而不顾。近日,针对“花120万元雇请九越律师事务所一事”,水南街道党委书记卢亨强承认,律师是水南街道雇请的,但是费用保密。

维权小股东说,在全体股东(不包含高管股东)不知情,在企业未经评估、清算的情况下,区政府就出台备忘录,写明100%的股权属于陈文斌及绿洲兔业,“这就是一只披着‘合法’外衣的狼,这就是一块强盗侵吞我们合法资产的‘遮盖布’,这就是彻头彻尾的违法行为”,是何明星和陈文斌密谋策划造成的。

2020年12月12日,100多个股东代表在福建长富乳品有限公司门口维权。延平区委政法委叶寿振副书记同意政府参与解决股东权益问题,并说在下周五之前区政府、长富乳品公司、股东维权组三方商谈解决事宜。12月18日,政府有关领导又改口了,说“乳品公司不面对,他们也没办法”。

△股东代表在福建长富乳品有限公司大门口维权。

2020年12月31日,100多名股东代表又来公司大门口维权,遭到60-70名保安阻拦,其中一个股东被打的头破血流,由救护车送去医院。2021年1月3日,公司蔡永康董事长等与维权代表接谈,表示从道义上讲也应该也必须给予解决,并肯定了他个人是会竭力推进,并给予解决。

2020年4月28日,股东维权组向区政府吴永辉专案组长递交“关于申请召开长富股东维权五方听证会的报告”,至今没回音。

股东们表示,希望政府能诚实守信,深入调查还原真相,然后拿出解决方案。如果政府和长富乳品公司董事长蔡永康再像上次忽悠,他们将继续采取各种方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徐达瑞 /报道)

编辑:观雨

【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观讯新闻”(域名CHINANEWSNORTH.COM)的所有文章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观讯新闻,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观讯新闻”。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纠错QQ:1463889857